020-39388591    18675872398
旅游經營管理

互聯網巨頭阿里旗下的阿里旅行突圍之戰

發布日期:2017-06-14

“作為平臺的阿里旅行,我們也一直在‘互聯網+旅游’的背景下,踐行阿里16年來的使命——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近日,在千余旅游商家參加的“互聯網+旅游”新生態峰會上,阿里旅行總裁李少華如是說。

而對于今年風云突變、大開大合的在線旅游市場而言,阿里旅行選擇的突圍之路引起了業界的極大關注。

從IT時代到DT時代

毫無疑問,阿里系對于大數據的鉆研勁頭和已獲成果是其他在線運營商很難企及的,阿里旅行自然不會例外。

阿里研究院高級專家孟曄認為,支撐旅游業發展的商業基礎設施的威力正在逐漸顯現,新的生產要素就是大數據。從過去大企業才能夠承擔的、以控制為出發點的IT時代,正在走向以激活生產力為目的的DT(數據技術)時代。

阿里旅行近來發力的“未來酒店”、“未來景區”項目,體現的正是大數據的綜合運用。此前,阿里與石基信息的深度合作,就已經被視為向大數據要資源、挖需求的集中體現。

不過,單就阿里與石基的合作而言,攜程CEO梁建章并不認為會帶來足夠大的威脅。他在電話會議上曾表示,石基信息的PMS系統實際上是售賣給酒店的,只要酒店同意,攜程就可以直接與它們的數據系統進行連接。“因為我們基本上是酒店的最重要合作伙伴,我們的量足夠大,所以,基本上,酒店會同意我們連接它們購買的任何系統。”

不容小覷的是阿里系引以為豪的“綜合勢能”。李少華認為,阿里旅行背靠阿里系完整的實物及虛擬電商生態體系,一年來,充分發揮精準會員、旅游金融、云計算、營銷平臺、產業生態等優勢,在“雙11”期間取得的驕人戰績體現了阿里旅行在DT時代的強勁競爭力。

事實上,阿里系的3.5億活躍用戶及芝麻信用、支付寶、螞蟻金服、花唄、阿里云等優勢資源,對于提供大數據支撐是一個個利器。

中國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主任宋瑞分析,技術所帶來的革命性力量已經在深深改變商業生態,數據技術也大大拓展了商業的邊界。比如從需求出發,讓旅游者出行更加自由、更加透明、更加自組織化。而旅游者不再只是產品和服務的購買者、消費者,同時也深度參與到了產品和服務的設計、生產當中。

從物化到社交化

“阿里旅行要想進一步凸顯特質,還要大力建設游覽娛樂的社交化體系,把游客、旅游達人、服務商等整個生態連接起來,展示并釋放這種分享的力量。”孟曄說。

國家旅游局信息中心副主任信宏業認為,消費是供需之間的一種市場轉化模式,很多人認為,消費是冷冰冰的,但通過“雙11”我們發現,消費是有血有肉、有情有義的。為什么?環境可以影響消費、氛圍可以影響消費、時間可以影響消費、季節也可以影響消費,互動性、交流性的銷售模式正得到越來越多的認可。

事實上,不少在線旅游企業都在思考:如何改變銷售端單一以物品為盤節點的連接邏輯,避免純粹的物化關系,并拓展以社交共享為情感紐帶的連接關系。

畢竟,以社交化為標志的共享經濟的前景是誘人的。來自普華永道的數據顯示,目前,全球共享經濟市場約為150億美元,到2025年,這一市場規模將增加至3350億美元。共享經濟模式作為消費需求的下一輪發展趨勢,正引領旅游行業發展的新潮流。

今年10月,阿里旅行已與新浪微博聯手,共推基于分享的目的地服務——“蜻蜓客”項目。圍繞“蜻蜓客”,新浪微博提供內容平臺,讓更多熱愛旅行的驢友、達人分享行程規劃、旅行資訊、私人產品等專屬服務;阿里旅行為“蜻蜓客”提供旅游綜合服務平臺。

同樣對“社交化”有濃厚興趣的新浪旅游近來也在大力布局。新浪旅游日前宣布已正式啟動旅游自媒體扶持計劃,到目前為止,已投入總價值超過1.57億的微博推廣資源以及近500萬打賞稿費扶持旅游自媒體。

但是,阿里旅行還有一個更大的、也很現實的野心,就是要將有服務能力的旅游達人和自媒體影響力進行“商業變現”,使旅游的共享化操作模式帶來實實在在的市場回報。

“接下來,我們還和優酷土豆等推出更多基于目的地分享的服務創新。我們希望,旅行不僅只是預訂機票和酒店,更多的是對于不同目的地的有溫度的感知,進一步通過UGC的方式連接到消費者。”李少華透露。

平臺模式叫板OTA模式

記者發現,對于攜程突然提速、以換股方式聯手去哪兒,多家在線旅游企業都表現出了“焦慮”情緒,或重或輕、或明或暗。求變、深耕、尋找突圍之道等,都成了應對的主題詞。

對于阿里旅行的發展路徑,李少華有著較為清晰的設想:“我們希望在產業創新的過程中,更多地扮演生態的‘水電煤’,更多地把基礎建設打好,更好地滿足消費者新的需求,讓更多的商家嘗試更新的模式。”

在過去一年中,阿里旅行積極探索用平臺技術創新進一步推動產品體驗。如前文所述,解決入住體驗問題的“未來酒店”、先游玩再付款的“未來景區”、聚焦在機票售后服務標準化的“放心飛”等,這些都與傳統OTA的玩法不同,不是在商品層面買斷資源控制渠道,而是通過底層技術創新,將解決方案輸出給平臺上的商戶。

如果時間拉得更遠點,阿里旅行以“淘寶旅行”起步時就在探索著自己的平臺模式,當時它利用綜合背景優勢,憑著巧勁給自己的故事開了個好頭。

不過,上海妙知旅電子商務服務有限公司總經理金莉敏也提醒,現在,平臺模式和OTA模式之間的差別和界限越來越模糊,而且還在不斷互相滲透。只有提煉出模式的核心競爭力,才會更有吸引力,否則都是宣傳戰,意義不大。

“脫胎于淘寶的阿里旅行,做平臺肯定是駕輕就熟的。這幾年,從布局調整來看,它也應該進一步吸收經驗教訓。當然,做平臺收的那點傭金,跟自營休閑游產品的高客單價相比,肯定不是一個等量級的。不過,基于現狀而言,目前阿里旅行堅持做平臺,可能是其所有選擇中最合適的一個。這里面想象空間不小,未來就要看它真正的發展空間。”一位不愿具名的資深業內人士對記者說。

對此,孟曄的觀點顯得更樂觀。他判斷,過去以生產者主導的創新,逐漸向用戶創新和開放協同式創新轉變。前一個十年是OTA主導的十年,后一個十年將是平臺助力生態發展的十年。

孰是孰非,只能等待時間回答了。

海森旅游規劃設計院2002年成立,與海森機構其他成員企業共同構成了旅游度假項目策劃規劃→設計建造→經營管理全程服務鏈條,是中國最好鄉村旅游規劃公司景區規劃公司
 

上一篇:鄉村旅游之三農問題

下一篇:那些風景名勝區緣何會走入瀕危的境地?


?
互聯網巨頭阿里旗下的阿里旅行突圍之戰

“作為平臺的阿里旅行,我們也一直在‘互聯網+旅游’的背景下,踐行阿里16年來的使命——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近日,在千余旅游商家參加的“互聯網+旅游”新生態峰會上,阿里旅行總裁李少華如是說。

而對于今年風云突變、大開大合的在線旅游市場而言,阿里旅行選擇的突圍之路引起了業界的極大關注。

從IT時代到DT時代

毫無疑問,阿里系對于大數據的鉆研勁頭和已獲成果是其他在線運營商很難企及的,阿里旅行自然不會例外。

阿里研究院高級專家孟曄認為,支撐旅游業發展的商業基礎設施的威力正在逐漸顯現,新的生產要素就是大數據。從過去大企業才能夠承擔的、以控制為出發點的IT時代,正在走向以激活生產力為目的的DT(數據技術)時代。

阿里旅行近來發力的“未來酒店”、“未來景區”項目,體現的正是大數據的綜合運用。此前,阿里與石基信息的深度合作,就已經被視為向大數據要資源、挖需求的集中體現。

不過,單就阿里與石基的合作而言,攜程CEO梁建章并不認為會帶來足夠大的威脅。他在電話會議上曾表示,石基信息的PMS系統實際上是售賣給酒店的,只要酒店同意,攜程就可以直接與它們的數據系統進行連接。“因為我們基本上是酒店的最重要合作伙伴,我們的量足夠大,所以,基本上,酒店會同意我們連接它們購買的任何系統。”

不容小覷的是阿里系引以為豪的“綜合勢能”。李少華認為,阿里旅行背靠阿里系完整的實物及虛擬電商生態體系,一年來,充分發揮精準會員、旅游金融、云計算、營銷平臺、產業生態等優勢,在“雙11”期間取得的驕人戰績體現了阿里旅行在DT時代的強勁競爭力。

事實上,阿里系的3.5億活躍用戶及芝麻信用、支付寶、螞蟻金服、花唄、阿里云等優勢資源,對于提供大數據支撐是一個個利器。

中國社科院旅游研究中心主任宋瑞分析,技術所帶來的革命性力量已經在深深改變商業生態,數據技術也大大拓展了商業的邊界。比如從需求出發,讓旅游者出行更加自由、更加透明、更加自組織化。而旅游者不再只是產品和服務的購買者、消費者,同時也深度參與到了產品和服務的設計、生產當中。

從物化到社交化

“阿里旅行要想進一步凸顯特質,還要大力建設游覽娛樂的社交化體系,把游客、旅游達人、服務商等整個生態連接起來,展示并釋放這種分享的力量。”孟曄說。

國家旅游局信息中心副主任信宏業認為,消費是供需之間的一種市場轉化模式,很多人認為,消費是冷冰冰的,但通過“雙11”我們發現,消費是有血有肉、有情有義的。為什么?環境可以影響消費、氛圍可以影響消費、時間可以影響消費、季節也可以影響消費,互動性、交流性的銷售模式正得到越來越多的認可。

事實上,不少在線旅游企業都在思考:如何改變銷售端單一以物品為盤節點的連接邏輯,避免純粹的物化關系,并拓展以社交共享為情感紐帶的連接關系。

畢竟,以社交化為標志的共享經濟的前景是誘人的。來自普華永道的數據顯示,目前,全球共享經濟市場約為150億美元,到2025年,這一市場規模將增加至3350億美元。共享經濟模式作為消費需求的下一輪發展趨勢,正引領旅游行業發展的新潮流。

今年10月,阿里旅行已與新浪微博聯手,共推基于分享的目的地服務——“蜻蜓客”項目。圍繞“蜻蜓客”,新浪微博提供內容平臺,讓更多熱愛旅行的驢友、達人分享行程規劃、旅行資訊、私人產品等專屬服務;阿里旅行為“蜻蜓客”提供旅游綜合服務平臺。

同樣對“社交化”有濃厚興趣的新浪旅游近來也在大力布局。新浪旅游日前宣布已正式啟動旅游自媒體扶持計劃,到目前為止,已投入總價值超過1.57億的微博推廣資源以及近500萬打賞稿費扶持旅游自媒體。

但是,阿里旅行還有一個更大的、也很現實的野心,就是要將有服務能力的旅游達人和自媒體影響力進行“商業變現”,使旅游的共享化操作模式帶來實實在在的市場回報。

“接下來,我們還和優酷土豆等推出更多基于目的地分享的服務創新。我們希望,旅行不僅只是預訂機票和酒店,更多的是對于不同目的地的有溫度的感知,進一步通過UGC的方式連接到消費者。”李少華透露。

平臺模式叫板OTA模式

記者發現,對于攜程突然提速、以換股方式聯手去哪兒,多家在線旅游企業都表現出了“焦慮”情緒,或重或輕、或明或暗。求變、深耕、尋找突圍之道等,都成了應對的主題詞。

對于阿里旅行的發展路徑,李少華有著較為清晰的設想:“我們希望在產業創新的過程中,更多地扮演生態的‘水電煤’,更多地把基礎建設打好,更好地滿足消費者新的需求,讓更多的商家嘗試更新的模式。”

在過去一年中,阿里旅行積極探索用平臺技術創新進一步推動產品體驗。如前文所述,解決入住體驗問題的“未來酒店”、先游玩再付款的“未來景區”、聚焦在機票售后服務標準化的“放心飛”等,這些都與傳統OTA的玩法不同,不是在商品層面買斷資源控制渠道,而是通過底層技術創新,將解決方案輸出給平臺上的商戶。

如果時間拉得更遠點,阿里旅行以“淘寶旅行”起步時就在探索著自己的平臺模式,當時它利用綜合背景優勢,憑著巧勁給自己的故事開了個好頭。

不過,上海妙知旅電子商務服務有限公司總經理金莉敏也提醒,現在,平臺模式和OTA模式之間的差別和界限越來越模糊,而且還在不斷互相滲透。只有提煉出模式的核心競爭力,才會更有吸引力,否則都是宣傳戰,意義不大。

“脫胎于淘寶的阿里旅行,做平臺肯定是駕輕就熟的。這幾年,從布局調整來看,它也應該進一步吸收經驗教訓。當然,做平臺收的那點傭金,跟自營休閑游產品的高客單價相比,肯定不是一個等量級的。不過,基于現狀而言,目前阿里旅行堅持做平臺,可能是其所有選擇中最合適的一個。這里面想象空間不小,未來就要看它真正的發展空間。”一位不愿具名的資深業內人士對記者說。

對此,孟曄的觀點顯得更樂觀。他判斷,過去以生產者主導的創新,逐漸向用戶創新和開放協同式創新轉變。前一個十年是OTA主導的十年,后一個十年將是平臺助力生態發展的十年。

孰是孰非,只能等待時間回答了。

海森旅游規劃設計院2002年成立,與海森機構其他成員企業共同構成了旅游度假項目策劃規劃→設計建造→經營管理全程服務鏈條,是中國最好鄉村旅游規劃公司景區規劃公司
 

  • 上一篇:鄉村旅游之三農問題
  • 下一篇:那些風景名勝區緣何會走入瀕危的境地?

  • 天津时时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