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39388591    18675872398
旅游經營管理

高端旅游的另類解讀

發布日期:2017-06-16
很多時候,通過高端的定制旅游,讓整個旅行具備了更多的社交功能和商務價值。而睿尋不僅可以安排普通游客與頂級設計師對話,而且還能參與政治家或者皇室的獨有活動。

今年年初,上海的李先生(化名)去看望在英國倫敦學習服裝設計的女兒,隨后,一家三口飛往意大利旅游,整個行程中最讓女兒開心的無疑是見到了意大利一位著名的時裝設計師,這比那些美景美食更讓她難忘。而為他們安排這一切的是一個叫做睿尋 (Rediscovered)的國際頂級高端定制度假會員制俱樂部。

“睿尋不是一個簡單的旅游公司,而是一個把創業、投資、旅游、服務行業,可能再融入一點政治外交的綜合體。” 睿尋的創始人、行政總裁Andrzej Cetnarski說。

很多時候,通過高端的定制旅游,讓整個旅行具備了更多的社交功能和商務價值,比如促成生意,比如認識更多志趣相投的人。但有人對于旅游怎么會和政治外交扯上關系感覺納悶,那是因為睿尋不僅可以安排普通游客與頂級設計師對話,而且還能參與政治家或者皇室的獨有活動。

“比如我們可以輕易地安排客戶的孩子們參加美國白宮一年一度的復活節滾彩蛋活動,和總統一家互動,我們也可以實現客戶和英國女王見面的愿望,當然這要花費更多心思,也要等待合適的機會。” Andrzej Cetnarski興致勃勃地說,“如果通過正常的程序要等到很長很長時間,但是我們和這些大人物身邊負責相關事務的人都有私交,可以相對快速地完成。”

據統計,中國目前有110萬千萬富豪,高端旅游潛在市場非常廣闊。在線旅游在中國旅業只占10%的份額,而高端旅游更是冰山一角,在傳統旅行社的業務量占比在5%左右,且客戶圈穩定,80%的高端游旅行社均具有穩定的高端群。

對于高端旅游者而言,美景美食確實已經很難燃起他們的激情,閱歷過無數風景,自然期待更多。作為這些線路的制定者,奢華旅游公司也察覺到這一點,盡管中國仍有不少人愿意花大價錢購買貴得叫人咋舌的旅游產品,但這種熱情終有褪去的一天。連續幾年,鴻鵠逸游(HHtravel)推出環球旅游產品,價值幾十萬甚至過百萬的產品總是在上線幾十秒內便被搶購一空,然而并不是所有的產品都能受到如此追捧。國內打著私人定制旅游旗號建立起來的旅游機構不勝枚舉,且不論優劣,若不創新,喜新厭舊又有購買力的消費者很快便會棄你而去。為了保持競爭力,鴻鵠逸游做了很多嘗試,今年的大動作則是和奔馳合作推出奔馳旅游,上半年一共有20條夏季高端旅游產品上線。

“在開放預約短短20天的時間里,就收到了超過預期三倍的預約訂單,部分路線一經開放就爆滿,最受歡迎的路線前三名分別是美國常春藤名校之旅、巴黎8天時尚生活之旅以及奔馳‘女騎士’德奧瑞阿爾卑斯優雅探險9天。”鴻鵠逸游CEO游金章介紹。“這些產品有一個共同的特征,就是高度細分,深度貼合高端游客的需求、并且能夠提供其他旅行社無法提供的獨家資源。”

和睿尋類似,在這些線路中,游客們也能體會到景色之外的獨特之處,比如在巴黎時尚生活之旅,安排了私人香水定制以及跟法國大廚深入當地集市采購食材,學做一道地道的法國菜,還能深入Chanel 后臺設計師工作室,了解大牌背后的故事。這也說明,所有的奢華旅游,最后都落在“情感”上。米尼克•夏代爾博士(Dr. Dominique Xardel)在談到奢華旅游時說:“現在越來越多消費者有一種概念的變化,他們追求一種新的生活方式、新的體驗,希望會有機會去做更多的探索,比如說去比較冷門的城市,碰到不同的人,他們會花上千歐元去參加某一個show,或者跟某一個藝術家見面、交流,這種奢侈的體驗現在已經飛速發展。”

Andrzej Cetnarski對這一點深有感觸,創立睿尋之前的工作經歷為他打造與眾不同的旅游產品積累了資源和基礎。他曾是瑞銀投資銀行環球地產、住宿和休閑投資銀行顧問組的管理人員,主要負責提供顧問服務。他熱愛旅行,從小便和父母一起經歷了許多高端旅行,但是每次出行都要向他人提供自己的要求,于是, Andrzej Cetnarski希望創辦一種高級定制旅行,可以不再重復這些,并給予專享的服務,2011年,他正式成立睿尋。因為在豪華旅游、酒店、房地產豪華私人住宅,既有海邊別墅、鬧市景觀大宅,也有百年歷史老宅,每次只供1個家庭入住,并且會由2至7名的管家進行貼身服務。“當客人到達目的地后,睿尋會特派專屬目的地管家,與其說是管家,不如說一群當地‘特工’,不僅會照顧客人的各種需求,更是超乎想象地思完成好一切。”

作為一個會員制俱樂部,睿尋于今年6月正式進入中國。“迅速地發展更多會員不是我們的目標,” Andrzej Cetnarski說,“我的目標是為有限的客人提供別人沒有的定制服務。”

與之不同的是,鴻鵠逸游一般是只在現有的線路上為客戶做微調,不完全做純定制服務。“個性化定制溝通成本高,溝通過程中信息損失率高,訂單達成效率低,旅游體驗滿意度低,很難形成規模。鴻鵠逸游的目標是把高端旅游帶向標準化和規模化。” 游金章表示,“只要能準確的抓住目標群體的共性需求,標準化產品在高端旅游市場是完全可以被接受的,鴻鵠逸游的數據也表明,9成以上高端客人都能夠接受鴻鵠設計的標準產品,只有1成還需要微調。雖說高端鑒賞能力和資源掌控能力是對高端旅行社資質的兩大挑戰,但是我們認為,作為一家企業,最終能打動客人的還是我們的情懷,讓真正高端的體驗,觸動你心。”

海森旅游規劃設計院2002年成立,與海森機構其他成員企業共同構成了旅游度假項目策劃規劃→設計建造→經營管理全程服務鏈條,是中國最好鄉村旅游規劃公司景區規劃公司

上一篇:電商是景區服務的一種延伸路徑

下一篇:洪清華重新定義目的地度假酒店


?
高端旅游的另類解讀
很多時候,通過高端的定制旅游,讓整個旅行具備了更多的社交功能和商務價值。而睿尋不僅可以安排普通游客與頂級設計師對話,而且還能參與政治家或者皇室的獨有活動。

今年年初,上海的李先生(化名)去看望在英國倫敦學習服裝設計的女兒,隨后,一家三口飛往意大利旅游,整個行程中最讓女兒開心的無疑是見到了意大利一位著名的時裝設計師,這比那些美景美食更讓她難忘。而為他們安排這一切的是一個叫做睿尋 (Rediscovered)的國際頂級高端定制度假會員制俱樂部。

“睿尋不是一個簡單的旅游公司,而是一個把創業、投資、旅游、服務行業,可能再融入一點政治外交的綜合體。” 睿尋的創始人、行政總裁Andrzej Cetnarski說。

很多時候,通過高端的定制旅游,讓整個旅行具備了更多的社交功能和商務價值,比如促成生意,比如認識更多志趣相投的人。但有人對于旅游怎么會和政治外交扯上關系感覺納悶,那是因為睿尋不僅可以安排普通游客與頂級設計師對話,而且還能參與政治家或者皇室的獨有活動。

“比如我們可以輕易地安排客戶的孩子們參加美國白宮一年一度的復活節滾彩蛋活動,和總統一家互動,我們也可以實現客戶和英國女王見面的愿望,當然這要花費更多心思,也要等待合適的機會。” Andrzej Cetnarski興致勃勃地說,“如果通過正常的程序要等到很長很長時間,但是我們和這些大人物身邊負責相關事務的人都有私交,可以相對快速地完成。”

據統計,中國目前有110萬千萬富豪,高端旅游潛在市場非常廣闊。在線旅游在中國旅業只占10%的份額,而高端旅游更是冰山一角,在傳統旅行社的業務量占比在5%左右,且客戶圈穩定,80%的高端游旅行社均具有穩定的高端群。

對于高端旅游者而言,美景美食確實已經很難燃起他們的激情,閱歷過無數風景,自然期待更多。作為這些線路的制定者,奢華旅游公司也察覺到這一點,盡管中國仍有不少人愿意花大價錢購買貴得叫人咋舌的旅游產品,但這種熱情終有褪去的一天。連續幾年,鴻鵠逸游(HHtravel)推出環球旅游產品,價值幾十萬甚至過百萬的產品總是在上線幾十秒內便被搶購一空,然而并不是所有的產品都能受到如此追捧。國內打著私人定制旅游旗號建立起來的旅游機構不勝枚舉,且不論優劣,若不創新,喜新厭舊又有購買力的消費者很快便會棄你而去。為了保持競爭力,鴻鵠逸游做了很多嘗試,今年的大動作則是和奔馳合作推出奔馳旅游,上半年一共有20條夏季高端旅游產品上線。

“在開放預約短短20天的時間里,就收到了超過預期三倍的預約訂單,部分路線一經開放就爆滿,最受歡迎的路線前三名分別是美國常春藤名校之旅、巴黎8天時尚生活之旅以及奔馳‘女騎士’德奧瑞阿爾卑斯優雅探險9天。”鴻鵠逸游CEO游金章介紹。“這些產品有一個共同的特征,就是高度細分,深度貼合高端游客的需求、并且能夠提供其他旅行社無法提供的獨家資源。”

和睿尋類似,在這些線路中,游客們也能體會到景色之外的獨特之處,比如在巴黎時尚生活之旅,安排了私人香水定制以及跟法國大廚深入當地集市采購食材,學做一道地道的法國菜,還能深入Chanel 后臺設計師工作室,了解大牌背后的故事。這也說明,所有的奢華旅游,最后都落在“情感”上。米尼克•夏代爾博士(Dr. Dominique Xardel)在談到奢華旅游時說:“現在越來越多消費者有一種概念的變化,他們追求一種新的生活方式、新的體驗,希望會有機會去做更多的探索,比如說去比較冷門的城市,碰到不同的人,他們會花上千歐元去參加某一個show,或者跟某一個藝術家見面、交流,這種奢侈的體驗現在已經飛速發展。”

Andrzej Cetnarski對這一點深有感觸,創立睿尋之前的工作經歷為他打造與眾不同的旅游產品積累了資源和基礎。他曾是瑞銀投資銀行環球地產、住宿和休閑投資銀行顧問組的管理人員,主要負責提供顧問服務。他熱愛旅行,從小便和父母一起經歷了許多高端旅行,但是每次出行都要向他人提供自己的要求,于是, Andrzej Cetnarski希望創辦一種高級定制旅行,可以不再重復這些,并給予專享的服務,2011年,他正式成立睿尋。因為在豪華旅游、酒店、房地產豪華私人住宅,既有海邊別墅、鬧市景觀大宅,也有百年歷史老宅,每次只供1個家庭入住,并且會由2至7名的管家進行貼身服務。“當客人到達目的地后,睿尋會特派專屬目的地管家,與其說是管家,不如說一群當地‘特工’,不僅會照顧客人的各種需求,更是超乎想象地思完成好一切。”

作為一個會員制俱樂部,睿尋于今年6月正式進入中國。“迅速地發展更多會員不是我們的目標,” Andrzej Cetnarski說,“我的目標是為有限的客人提供別人沒有的定制服務。”

與之不同的是,鴻鵠逸游一般是只在現有的線路上為客戶做微調,不完全做純定制服務。“個性化定制溝通成本高,溝通過程中信息損失率高,訂單達成效率低,旅游體驗滿意度低,很難形成規模。鴻鵠逸游的目標是把高端旅游帶向標準化和規模化。” 游金章表示,“只要能準確的抓住目標群體的共性需求,標準化產品在高端旅游市場是完全可以被接受的,鴻鵠逸游的數據也表明,9成以上高端客人都能夠接受鴻鵠設計的標準產品,只有1成還需要微調。雖說高端鑒賞能力和資源掌控能力是對高端旅行社資質的兩大挑戰,但是我們認為,作為一家企業,最終能打動客人的還是我們的情懷,讓真正高端的體驗,觸動你心。”

海森旅游規劃設計院2002年成立,與海森機構其他成員企業共同構成了旅游度假項目策劃規劃→設計建造→經營管理全程服務鏈條,是中國最好鄉村旅游規劃公司景區規劃公司

  • 上一篇:電商是景區服務的一種延伸路徑
  • 下一篇:洪清華重新定義目的地度假酒店

  • 天津时时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