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39388591    18675872398
旅游市場動態

在線短租市場問題多且雜

發布日期:2017-06-20

短期租賃民居已成為一種新時尚。新華視點記者在北京、上海、安徽等多地調查發現,在線短租市場快速發展的同時,名不副實、無證經營的房源屢見不鮮,一些房源由于監控設施不全、管理混亂等問題導致客戶住宿體驗差,甚至引發安全問題。

聲音
一些民用住宅轉為旅游設施以后,在衛生、食品、服務、安全等方面缺乏統一明確的標準,由此引發很多矛盾和糾紛。這種個性旅游帶來的糾紛投訴,比傳統旅游增加了20%。

——北京市旅游委相關負責人

背景資料

互聯網市場調查機構艾瑞咨詢日前發布的《2017年中國在線短租行業研究報告》顯示,2016年中國在線短租市場交易規模為87.8億元,預計2017年將達到125.2億元。目前,在線短租平臺中,途家平臺房源數量超過40萬套,螞蟻短租有30萬套,小豬短租超過14萬套。北京、上海、三亞、杭州、麗江等旅游城市是在線短租民居比較集中的地方。

打開在線短租平臺,一張張精美的圖片呈現在眼前,不乏有特色的公寓、民宅、木屋等。不過這些“看上去很美”的房源其實問題不少。

——房子與描述不符。剛從上海旅游回來的常玲瓏,回顧起此行竟似經歷了一場噩夢。她在短租平臺上預訂的是160多平方米的三室兩廳豪華裝修洋房,沒想到只有七八十平方米。并且與所描述的“幽靜”“優美”相反,房子臨街,十分吵鬧,讓人整夜難眠。“網站上承諾的吹風機、咖啡機等設施也沒有,這不是欺詐嗎?”常玲瓏說。

——管理混亂。比常玲瓏更倒霉的是游客楊黎,她在一家平臺預訂好房子后,甚至連門都沒能進,大半夜拎著箱子在深圳找住的地方。春節期間,楊黎和閨蜜抵達深圳機場后,打開平臺尋找公寓,卻發現此前成功付款的訂單被網站后臺取消了。“房東說最近發現房源在這個平臺上被鎖定了,就通過其他平臺把房子轉租出去了。”楊黎說。

——安全隱患多。浙江的章先生曾在某平臺預訂杭州某小區的短租房,入住后出去吃飯,回來卻發現價值6萬元的攝影器材被盜。

業內人士表示,如果是正規旅館,按照治安管理要求,需具備必要的防盜、視頻監控、消防等安防設施。但此類短租民居多是普通家庭住房,財產及人身等安全難以保證。

——糾紛多維權難。據了解,短租平臺一般會有房客保障計劃,如承諾房源與描述不符賠首晚房費、到店無房賠首晚房費等,但租客往往很難獲得賠償。此外,也有房東投訴出租的房屋被房客破壞,維權無門。去年年底,天津市民劉先生通過在線平臺將房屋出租給兩名帶著寵物狗的學生,沙發、床墊等多處被狗咬壞。

上一篇:數據共享給旅游業提供了絕佳機會

下一篇:阿里巴巴為阿里商旅、釘釘、天貓注資10億元,打造“雙十一”


?
在線短租市場問題多且雜

短期租賃民居已成為一種新時尚。新華視點記者在北京、上海、安徽等多地調查發現,在線短租市場快速發展的同時,名不副實、無證經營的房源屢見不鮮,一些房源由于監控設施不全、管理混亂等問題導致客戶住宿體驗差,甚至引發安全問題。

聲音
一些民用住宅轉為旅游設施以后,在衛生、食品、服務、安全等方面缺乏統一明確的標準,由此引發很多矛盾和糾紛。這種個性旅游帶來的糾紛投訴,比傳統旅游增加了20%。

——北京市旅游委相關負責人

背景資料

互聯網市場調查機構艾瑞咨詢日前發布的《2017年中國在線短租行業研究報告》顯示,2016年中國在線短租市場交易規模為87.8億元,預計2017年將達到125.2億元。目前,在線短租平臺中,途家平臺房源數量超過40萬套,螞蟻短租有30萬套,小豬短租超過14萬套。北京、上海、三亞、杭州、麗江等旅游城市是在線短租民居比較集中的地方。

打開在線短租平臺,一張張精美的圖片呈現在眼前,不乏有特色的公寓、民宅、木屋等。不過這些“看上去很美”的房源其實問題不少。

——房子與描述不符。剛從上海旅游回來的常玲瓏,回顧起此行竟似經歷了一場噩夢。她在短租平臺上預訂的是160多平方米的三室兩廳豪華裝修洋房,沒想到只有七八十平方米。并且與所描述的“幽靜”“優美”相反,房子臨街,十分吵鬧,讓人整夜難眠。“網站上承諾的吹風機、咖啡機等設施也沒有,這不是欺詐嗎?”常玲瓏說。

——管理混亂。比常玲瓏更倒霉的是游客楊黎,她在一家平臺預訂好房子后,甚至連門都沒能進,大半夜拎著箱子在深圳找住的地方。春節期間,楊黎和閨蜜抵達深圳機場后,打開平臺尋找公寓,卻發現此前成功付款的訂單被網站后臺取消了。“房東說最近發現房源在這個平臺上被鎖定了,就通過其他平臺把房子轉租出去了。”楊黎說。

——安全隱患多。浙江的章先生曾在某平臺預訂杭州某小區的短租房,入住后出去吃飯,回來卻發現價值6萬元的攝影器材被盜。

業內人士表示,如果是正規旅館,按照治安管理要求,需具備必要的防盜、視頻監控、消防等安防設施。但此類短租民居多是普通家庭住房,財產及人身等安全難以保證。

——糾紛多維權難。據了解,短租平臺一般會有房客保障計劃,如承諾房源與描述不符賠首晚房費、到店無房賠首晚房費等,但租客往往很難獲得賠償。此外,也有房東投訴出租的房屋被房客破壞,維權無門。去年年底,天津市民劉先生通過在線平臺將房屋出租給兩名帶著寵物狗的學生,沙發、床墊等多處被狗咬壞。

  • 上一篇:數據共享給旅游業提供了絕佳機會
  • 下一篇:阿里巴巴為阿里商旅、釘釘、天貓注資10億元,打造“雙十一”

  • 天津时时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