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39388591    18675872398
旅游規劃設計

我國旅游規劃批判

發布日期:2016-10-11
一、操作方式的“二倒”
  所謂操作方式的“二倒” 是指規劃編制過程的“本末倒置” 和“腦體倒掛”。
  1.規劃編制的“本末倒置”
     規劃編制的“本末倒置” 是指,對于規劃機構來說,做規劃本來應該是最重要的任務,但是當前中國出現了一種不正常的現象,規劃機構最重要的任務不是做規劃,而是拿規劃,規劃機構投入到拿規劃中的精力甚至要超過做規劃。中國的多數旅游規劃機構都是依托某一或某些“名家” 發展起來的,和其他產業相比,這些名家相當于是技術擁有者。從道理上講,這些名家應該大力發揮技術優勢,將主要精力放在指導規劃的編制上。在創業期,這些名家確實為中國旅游規劃和旅游業的發展付出了很多心血,但是到了今天,他們作為規劃機構的負責人或實際負責人,大多是空中飛人,主要精力都放在跑規劃、要規劃上,對于規劃的真正編制反而無暇過問。
  2.規劃編制的“腦體倒掛”
  旅游規劃顯然主要應該是“腦力活”,是創造性思維的具體反映,但是在中國旅游規劃實踐的發展中,人們逐漸產生了一種錯誤認識,似乎規劃文本越厚越好、規劃成果越多越好,所謂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由此形成了規劃編制的“腦體倒掛”,規劃編制主要不是開動腦筋想問題、提良策,而是拷貝加剪貼,到處湊字數、拼圖件,旅游規劃變成“體力活”。規劃文本厚和規劃成果多本身并不是壞事,但是如果重數量勝于質量則不正常了。
 
二、指導思想的“三唯”
  多數規劃文本中在“指導思想” 中都強調了以“三個代表” 重要思想為指導,強調堅持科學發展觀,但是在實際操作中,有部分規劃并沒有貫徹落實這些思想和觀念,更多的是“三唯”:唯錢、唯權、唯心。
  1.唯錢
     在市場經濟體制下,旅游規劃機構追求經濟利益是正當的,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旅游規劃本身應該是科學的,是客觀的,要實事求是,要從促進旅游業和社會經濟更好的發展的目的出發,科學地制訂發展目標和安排項目。在旅游規劃的編制過程中,旅游規劃機構不應該為了經濟利益而放棄科學精神,一味地迎合規劃委托方的心理,迎合部分旅游者的低級趣味。旅游規劃機構的經濟利益目標和旅游規劃的目的應該區分開來,不能扭曲旅游規劃的目的來實現旅游規劃機構的經濟利益目標。旅游規劃機構要通過編制更好的規劃來贏得市場,獲得經濟收益,而不應該是將規劃本身作為獲利的手段。
  2.唯權
  “長官意志”對于中國旅游規劃實踐的發展具有重要影響。很多規劃的主要思想或者項目安排并不是規劃編制機構的真正設想,而是有關領導的旨意。規劃編制機構的作用就是為領導的拍腦袋決策披上科學的外衣,套上合法的程序,規劃的編制主要就是圍繞論證領導決策的科學而展開,從而失去了規劃引入外部智慧的本意。地方領導對于當地實際情況比較了解,提出的發展思路值得規劃人員重視,可作為一種重要的參考意見,但是旅游規劃更需要規劃人員貢獻自己的智慧,對事物的發展作出獨立的判斷和科學的安排。
  3.唯心
     旅游規劃是藝術,是技術,也是科學。旅游規劃的編制要充分調動編制者的主觀能動性,但是同時也要奉行科學精神,不能將主觀能動性變成唯心的自由意志。旅游規劃需要創新,但這種創新要有依據,要符合旅游者的需求,而不是一味求險求怪。此外,規劃離不開預測,可是預測并不是臆想,而要盡可能做到科學。保繼剛等曾經提到有些規劃對游客人數的預測與實際情況相差數倍的例子,這在今天也并不鮮見。
 
三、規劃文本的“四害”
  由于管理方和委托方一直沒有界清旅游規劃不僅僅是產業規劃,而且是一個創意規劃,旅游規劃不僅僅是建景點,配環境,因此,部分旅游規劃一直存在著“四化”的問題,這就是廢話、鬼話、硬化和畫畫。這“四化” 對旅游規劃實踐的發展危害不小,也可以說是“四害”。
  1.廢話
  這部分旅游規劃多是依葫蘆畫瓢,大同小異,對于旅游地的地脈、文脈、市場的認識非常膚淺,提出的構想十分表面。其特點是:創意表面化,平平淡淡;文意表面化,觀點表淺;體例表面化,形式克隆;觀點表面化,處處可用;洋洋灑灑幾十萬言,規劃本子一大堆,大多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真理”,沒有說出一點實質性的內容,寫一本子非常正確的“廢話”,對旅游地的發展幾乎不能起任何有益的作用。旅游規劃的根本作用是對旅游地的發展進行重新架構,旅游規劃不能簡單將國家旅游局《旅游規劃通則》規定的內容套過來,不能停留在“八股文”的層次上,條件分析、目標設定、產業布局、產業要素、政策法規等等,這些內容旅游規劃都需要,但是旅游規劃更需要產業創意,創意才是旅游規劃的靈魂。
  2.鬼話
  部分旅游規劃熱衷于“裝神弄鬼”。所謂“裝神”是指部分旅游規劃一眼看上去非常“高明”,理論、原則、公式一大堆,可是理論無關痛癢,原則通篇累牘,公式不切實際,簡單問題被復雜化了,反而沒有抓住問題的實質。這類旅游規劃,說好聽一點,是把實施者當成碩士、博士來培養;說難聽一點,只不過是抓住人們對未知事物的敬畏之感故弄玄虛。另一種旅游規劃則是“弄鬼”,如果說有些規劃廢話連篇是因為缺乏創意,那么這類旅游規劃倒是有創意了,可惜想象天馬行空,創意不切實際;觀點看上去很美,可惜根本不能落實,說的都是“鬼話”。項目創意的怪誕,恰恰反映了這些規劃設計者創意的貧乏。
  3.硬化
  硬化是指部分不懂旅游產業的規劃師不會分析規劃地的文脈、地脈和市場需求,找不到規劃地的靈魂和核心競爭力,套用城市規劃的理念和方法,將旅游目的地的開發規劃等同于城市建設規劃,機械地套用城市規劃的通用概念和規劃模式,比如筆直的山間道路、城市化的廣場,等距離、同樹齡的綠化,把自然的河溪變成渠道、把自然的水塘湖泊變成水庫等等,摧毀了原生態的自然和文化景區的肌理和魂魄,導致了旅游景區的城市化。
  4.畫畫
  畫畫是指只會設計景觀和編繪圖紙的規劃師不懂規劃地的主題定位,套用城市園林或者風景名勝區的規劃理念和手法。其特點是:盲目園林化,村姑穿綾羅、施粉黛式的丑畫;攀比富貴化,草皮、假樹,高、大、闊式的洋畫;無主題變奏,沒有靈魂式的一堆無用之畫;迷魂效果圖,失真,技術炫耀,亂眼亂心式的假畫;乾坤大挪移,A地圖件移到B地式的變名不變畫。這些規劃不是在大山大水之中增添大美,而是搞一些假山假水,假花假草(不是鄉土化植被)的城市綠化美化,降低了旅游景區的品位,減弱了規劃區山水的氣勢或者文化景點的歷史氛圍,傷害了旅游地原有的文脈、地脈和景觀肌理。
 
四、項目設計的“七宗罪”
  在中國旅游規劃項目設計中,也部分存在一些不良傾向,如貪大、求多、崇洋、媚俗、城市化、商業化、無可操作性等,套用一部電影名稱就是“七宗罪”。
  1.貪大
     有些旅游規劃中設計的項目都是高、大、闊,動不動就要弄一個世界之最、亞洲之最。不是說世界之最、亞洲之最的項目就不能有,但是一要看創意,二要看時間、地點。沒有創意、建設地點和時機都不對的項目設計,在很大程度上只是勞民傷財,很難取得什么好的效果。雖然建設的初衷是要促進旅游業發展,但是這樣的項目對旅游者究竟有多大吸引力,恐怕很值得懷疑,因而投資是否能夠獲得回報也就難說。而且大體量的建筑,對環境的破壞也是致命的,不僅對于生態環境,而且對于景觀環境,都會造成極大的危害。
  2.求多
     有些旅游規劃,在旅游地塞滿了大大小小的項目,讓人眼花繚亂,這么多項目能否真正實施且不說,就是新建設的項目多了,那么自然的東西和傳統的東西就必然少了,對于旅游者來說,究竟哪樣更好呢,恐怕值得認真琢磨。最少的規劃就是最好的規劃,這話說得有些絕對,但是還是很有道理的。
     3.崇洋
     當前有些旅游規劃的景觀項目,到處充斥著歐式建筑、西方園林、洋式廣場以及洋樹種、洋小品、洋燈飾、洋標示。吸收國外先進經驗本來是件好事,但是也要看這些經驗是否先進、是否合適本地運用,食“洋”不化就不見得是好事。洋景觀未必能對旅游者的胃口。洋人到中國來,不會想看假模假樣的洋景觀;而國人現在也已經開始擺脫盲目崇洋的階段,國貨精品的市場已經勝過假冒偽劣的洋貨,世界上主要的旅游目的地國家幾乎都對中國旅游者開放了市場,到國外看原汁原味的東西至少對先富起來的人說不再是什么難事。
     4.媚俗
     部分所謂規劃專家的項目設計,動不動就是黃、賭、毒,似乎除了這些迎合部分旅游者低級趣味的項目之外,就沒有其他項目可言了。姑且不論這樣的項目是否合法,至少不能代表先進文化。和色情、暴力、賭博、迷信等有關的旅游項目,也許能夠獲得一些經濟收入,但是對于促進旅游者的身心健康是不利的,對于社會精神文明建設也是不利的。
  5.城市化
  旅游規劃項目設計的城市化表現在兩個方面:一是重視硬項目,忽視軟項目,將“硬化”(建景點或建設施)作為旅游規劃項目設計的主要內容甚至唯一內容,肆意堆砌建筑,卻沒有什么文化含量,也沒有考慮旅游者的文化需求;二是盲目園林化,放著自然的花草石木不用,或者是草皮、假樹,或者是小品、雕塑,和旅游地本來的傳統風貌或自然風貌嚴重不符。
  6.商業化
     對于旅游項目設計的商業化,很多有識之士都討論過了。旅游項目當然應該考慮經濟利益,但是這種經濟利益的獲得應該以符合旅游者的需要、有利于旅游者身心健康為前提,一味地濫建商業設施和收費項目,只能讓旅游者大倒胃口。
  7.無操作性
  看上去很鼓舞人,但是操作起來卻不容易,甚至沒有可操作性可言,這也是旅游規劃項目設計的頑疾之一。都說領導喜歡拍腦袋,其實很多旅游規劃的項目也是拍腦袋設計出來的,對于項目建設的技術可行性、經濟可行性、文化可行性考慮得都不充分。
 

上一篇:體驗經濟背景下如何做好溫泉旅游規劃設計?

下一篇:中國旅游規劃反思


?
我國旅游規劃批判
一、操作方式的“二倒”
  所謂操作方式的“二倒” 是指規劃編制過程的“本末倒置” 和“腦體倒掛”。
  1.規劃編制的“本末倒置”
     規劃編制的“本末倒置” 是指,對于規劃機構來說,做規劃本來應該是最重要的任務,但是當前中國出現了一種不正常的現象,規劃機構最重要的任務不是做規劃,而是拿規劃,規劃機構投入到拿規劃中的精力甚至要超過做規劃。中國的多數旅游規劃機構都是依托某一或某些“名家” 發展起來的,和其他產業相比,這些名家相當于是技術擁有者。從道理上講,這些名家應該大力發揮技術優勢,將主要精力放在指導規劃的編制上。在創業期,這些名家確實為中國旅游規劃和旅游業的發展付出了很多心血,但是到了今天,他們作為規劃機構的負責人或實際負責人,大多是空中飛人,主要精力都放在跑規劃、要規劃上,對于規劃的真正編制反而無暇過問。
  2.規劃編制的“腦體倒掛”
  旅游規劃顯然主要應該是“腦力活”,是創造性思維的具體反映,但是在中國旅游規劃實踐的發展中,人們逐漸產生了一種錯誤認識,似乎規劃文本越厚越好、規劃成果越多越好,所謂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由此形成了規劃編制的“腦體倒掛”,規劃編制主要不是開動腦筋想問題、提良策,而是拷貝加剪貼,到處湊字數、拼圖件,旅游規劃變成“體力活”。規劃文本厚和規劃成果多本身并不是壞事,但是如果重數量勝于質量則不正常了。
 
二、指導思想的“三唯”
  多數規劃文本中在“指導思想” 中都強調了以“三個代表” 重要思想為指導,強調堅持科學發展觀,但是在實際操作中,有部分規劃并沒有貫徹落實這些思想和觀念,更多的是“三唯”:唯錢、唯權、唯心。
  1.唯錢
     在市場經濟體制下,旅游規劃機構追求經濟利益是正當的,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旅游規劃本身應該是科學的,是客觀的,要實事求是,要從促進旅游業和社會經濟更好的發展的目的出發,科學地制訂發展目標和安排項目。在旅游規劃的編制過程中,旅游規劃機構不應該為了經濟利益而放棄科學精神,一味地迎合規劃委托方的心理,迎合部分旅游者的低級趣味。旅游規劃機構的經濟利益目標和旅游規劃的目的應該區分開來,不能扭曲旅游規劃的目的來實現旅游規劃機構的經濟利益目標。旅游規劃機構要通過編制更好的規劃來贏得市場,獲得經濟收益,而不應該是將規劃本身作為獲利的手段。
  2.唯權
  “長官意志”對于中國旅游規劃實踐的發展具有重要影響。很多規劃的主要思想或者項目安排并不是規劃編制機構的真正設想,而是有關領導的旨意。規劃編制機構的作用就是為領導的拍腦袋決策披上科學的外衣,套上合法的程序,規劃的編制主要就是圍繞論證領導決策的科學而展開,從而失去了規劃引入外部智慧的本意。地方領導對于當地實際情況比較了解,提出的發展思路值得規劃人員重視,可作為一種重要的參考意見,但是旅游規劃更需要規劃人員貢獻自己的智慧,對事物的發展作出獨立的判斷和科學的安排。
  3.唯心
     旅游規劃是藝術,是技術,也是科學。旅游規劃的編制要充分調動編制者的主觀能動性,但是同時也要奉行科學精神,不能將主觀能動性變成唯心的自由意志。旅游規劃需要創新,但這種創新要有依據,要符合旅游者的需求,而不是一味求險求怪。此外,規劃離不開預測,可是預測并不是臆想,而要盡可能做到科學。保繼剛等曾經提到有些規劃對游客人數的預測與實際情況相差數倍的例子,這在今天也并不鮮見。
 
三、規劃文本的“四害”
  由于管理方和委托方一直沒有界清旅游規劃不僅僅是產業規劃,而且是一個創意規劃,旅游規劃不僅僅是建景點,配環境,因此,部分旅游規劃一直存在著“四化”的問題,這就是廢話、鬼話、硬化和畫畫。這“四化” 對旅游規劃實踐的發展危害不小,也可以說是“四害”。
  1.廢話
  這部分旅游規劃多是依葫蘆畫瓢,大同小異,對于旅游地的地脈、文脈、市場的認識非常膚淺,提出的構想十分表面。其特點是:創意表面化,平平淡淡;文意表面化,觀點表淺;體例表面化,形式克隆;觀點表面化,處處可用;洋洋灑灑幾十萬言,規劃本子一大堆,大多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真理”,沒有說出一點實質性的內容,寫一本子非常正確的“廢話”,對旅游地的發展幾乎不能起任何有益的作用。旅游規劃的根本作用是對旅游地的發展進行重新架構,旅游規劃不能簡單將國家旅游局《旅游規劃通則》規定的內容套過來,不能停留在“八股文”的層次上,條件分析、目標設定、產業布局、產業要素、政策法規等等,這些內容旅游規劃都需要,但是旅游規劃更需要產業創意,創意才是旅游規劃的靈魂。
  2.鬼話
  部分旅游規劃熱衷于“裝神弄鬼”。所謂“裝神”是指部分旅游規劃一眼看上去非常“高明”,理論、原則、公式一大堆,可是理論無關痛癢,原則通篇累牘,公式不切實際,簡單問題被復雜化了,反而沒有抓住問題的實質。這類旅游規劃,說好聽一點,是把實施者當成碩士、博士來培養;說難聽一點,只不過是抓住人們對未知事物的敬畏之感故弄玄虛。另一種旅游規劃則是“弄鬼”,如果說有些規劃廢話連篇是因為缺乏創意,那么這類旅游規劃倒是有創意了,可惜想象天馬行空,創意不切實際;觀點看上去很美,可惜根本不能落實,說的都是“鬼話”。項目創意的怪誕,恰恰反映了這些規劃設計者創意的貧乏。
  3.硬化
  硬化是指部分不懂旅游產業的規劃師不會分析規劃地的文脈、地脈和市場需求,找不到規劃地的靈魂和核心競爭力,套用城市規劃的理念和方法,將旅游目的地的開發規劃等同于城市建設規劃,機械地套用城市規劃的通用概念和規劃模式,比如筆直的山間道路、城市化的廣場,等距離、同樹齡的綠化,把自然的河溪變成渠道、把自然的水塘湖泊變成水庫等等,摧毀了原生態的自然和文化景區的肌理和魂魄,導致了旅游景區的城市化。
  4.畫畫
  畫畫是指只會設計景觀和編繪圖紙的規劃師不懂規劃地的主題定位,套用城市園林或者風景名勝區的規劃理念和手法。其特點是:盲目園林化,村姑穿綾羅、施粉黛式的丑畫;攀比富貴化,草皮、假樹,高、大、闊式的洋畫;無主題變奏,沒有靈魂式的一堆無用之畫;迷魂效果圖,失真,技術炫耀,亂眼亂心式的假畫;乾坤大挪移,A地圖件移到B地式的變名不變畫。這些規劃不是在大山大水之中增添大美,而是搞一些假山假水,假花假草(不是鄉土化植被)的城市綠化美化,降低了旅游景區的品位,減弱了規劃區山水的氣勢或者文化景點的歷史氛圍,傷害了旅游地原有的文脈、地脈和景觀肌理。
 
四、項目設計的“七宗罪”
  在中國旅游規劃項目設計中,也部分存在一些不良傾向,如貪大、求多、崇洋、媚俗、城市化、商業化、無可操作性等,套用一部電影名稱就是“七宗罪”。
  1.貪大
     有些旅游規劃中設計的項目都是高、大、闊,動不動就要弄一個世界之最、亞洲之最。不是說世界之最、亞洲之最的項目就不能有,但是一要看創意,二要看時間、地點。沒有創意、建設地點和時機都不對的項目設計,在很大程度上只是勞民傷財,很難取得什么好的效果。雖然建設的初衷是要促進旅游業發展,但是這樣的項目對旅游者究竟有多大吸引力,恐怕很值得懷疑,因而投資是否能夠獲得回報也就難說。而且大體量的建筑,對環境的破壞也是致命的,不僅對于生態環境,而且對于景觀環境,都會造成極大的危害。
  2.求多
     有些旅游規劃,在旅游地塞滿了大大小小的項目,讓人眼花繚亂,這么多項目能否真正實施且不說,就是新建設的項目多了,那么自然的東西和傳統的東西就必然少了,對于旅游者來說,究竟哪樣更好呢,恐怕值得認真琢磨。最少的規劃就是最好的規劃,這話說得有些絕對,但是還是很有道理的。
     3.崇洋
     當前有些旅游規劃的景觀項目,到處充斥著歐式建筑、西方園林、洋式廣場以及洋樹種、洋小品、洋燈飾、洋標示。吸收國外先進經驗本來是件好事,但是也要看這些經驗是否先進、是否合適本地運用,食“洋”不化就不見得是好事。洋景觀未必能對旅游者的胃口。洋人到中國來,不會想看假模假樣的洋景觀;而國人現在也已經開始擺脫盲目崇洋的階段,國貨精品的市場已經勝過假冒偽劣的洋貨,世界上主要的旅游目的地國家幾乎都對中國旅游者開放了市場,到國外看原汁原味的東西至少對先富起來的人說不再是什么難事。
     4.媚俗
     部分所謂規劃專家的項目設計,動不動就是黃、賭、毒,似乎除了這些迎合部分旅游者低級趣味的項目之外,就沒有其他項目可言了。姑且不論這樣的項目是否合法,至少不能代表先進文化。和色情、暴力、賭博、迷信等有關的旅游項目,也許能夠獲得一些經濟收入,但是對于促進旅游者的身心健康是不利的,對于社會精神文明建設也是不利的。
  5.城市化
  旅游規劃項目設計的城市化表現在兩個方面:一是重視硬項目,忽視軟項目,將“硬化”(建景點或建設施)作為旅游規劃項目設計的主要內容甚至唯一內容,肆意堆砌建筑,卻沒有什么文化含量,也沒有考慮旅游者的文化需求;二是盲目園林化,放著自然的花草石木不用,或者是草皮、假樹,或者是小品、雕塑,和旅游地本來的傳統風貌或自然風貌嚴重不符。
  6.商業化
     對于旅游項目設計的商業化,很多有識之士都討論過了。旅游項目當然應該考慮經濟利益,但是這種經濟利益的獲得應該以符合旅游者的需要、有利于旅游者身心健康為前提,一味地濫建商業設施和收費項目,只能讓旅游者大倒胃口。
  7.無操作性
  看上去很鼓舞人,但是操作起來卻不容易,甚至沒有可操作性可言,這也是旅游規劃項目設計的頑疾之一。都說領導喜歡拍腦袋,其實很多旅游規劃的項目也是拍腦袋設計出來的,對于項目建設的技術可行性、經濟可行性、文化可行性考慮得都不充分。
 
  • 上一篇:體驗經濟背景下如何做好溫泉旅游規劃設計?
  • 下一篇:中國旅游規劃反思

  • 天津时时合法吗